你好,欢迎来到武汉民政职业学院-孤儿教育中心  现在时间是

工作动态

心血铺出孤儿成长路 ——武汉民政职业学院孤儿职业教育纪实
浏览次数:277    发布时间:2017-11-9 09:58

 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或者从小被父母遗弃,在福利院长大;或者家庭遭遇不幸,成为社会救助的对象。为了让他们能够受到与正常家庭孩子一样的良好教育,成为国家建设的有用之才,2012年10月31日,湖北省孤儿职业技能教育中心在武汉民政职业学院成立。过去六年,共有500多位孤儿参加免费学历教育和培训,开创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在这里,你看得见的是孤儿们的成长与成才,看不见的,是武汉民政职业学院孤儿职业技能教育中心的老师们默默付出的心血……

    一个“古惑仔”的蜕变史

 孤儿教育有多难,孤儿职业技能教育中心主任史楚芳有着最深刻的体会。跟其他孩子相比,孤儿个人情况复杂,受到的家庭教育为零或者很少,没有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和学习习惯,基础普遍比较薄弱,同时,部分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生理和心理缺陷。“为了培养这些孩子成人成才,课堂上的教学只是一小部分,老师们还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课堂之外。”

 史楚芳主任介绍,经过几年的摸索,他们总结出了要做好孤儿学生的培养,教职工必须具备“爱心、耐心、细心、责任心”,既当好孤儿们的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又做他们的监护人,让这些学生感受到亲人般的关爱与呵护。孤儿中心实行的是全程管理,全面管理。班主任、辅导员、生活老师24小时无缝对接为学生服务,每天晚上都要查寝签到,一个孩子都不能少,发现问题及时处理。一些学生不洗衣服,换下来的脏衣服和袜子就胡乱堆在宿舍里,老师们要一个个去督促。有的学生不喜欢洗澡,甚至患上了疥疮,老师们要每天去监督。有的学生之前有抽烟喝酒打架的恶习,老师们更要耐心说服教育。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孤儿中心确定了“感恩、做人、成才”的培养目标。除了文化课的学习,还开展有针对性的主题班会及文体活动,如:学会感恩、我有一个家、同在屋檐下、学会做人等,既可以提高认识、远离孤僻、确立人生目标,又培养学生的主动学习意识,锻炼自理自治能力。

 2014级的朱志强同学,读小学时父母亲在车祸中身亡,之后跟年幼的弟弟一起被送到福利院。刚刚到孤儿中心的时候,朱志强以古惑仔自居,一言不合就喜欢挥舞着拳头说事。一天上午上课时,班主任潘曼青发现朱志强趴在桌上埋头睡觉,明显精神不济,顿时就留了个心眼。之后去寝室查寝时,细心的潘曼青又发现寝室窗户有撬动的痕迹。她耐心地和朱志强沟通,小朱终于道出了实情。

 原来前一天晚上深夜,朱志强拿着买来的起子撬开了窗户,扒开了防盗网,带着5个小伙伴在旁边的小山上点香结盟,结拜兄弟,还仿照香港一些古惑仔电影的习惯,在身上烫了香眼。潘曼青听了又好气又好笑,而通过多次谈话她发现朱志强身上虽然有很多缺点,但也有闪光的一面。比如他做事认真,对弟弟非常关爱,之前之所以喜欢炫耀武力,其实初衷是想保护弟弟不受欺负。在老师的言传身教之下,朱志强慢慢地改掉了坏习惯,还当上了班长,如今已经考上了武汉民政职业学院的大专班,学习老年服务与管理专业。

 一堂复杂的“我的母亲”课

“这里的每个学生可能都有一段难以言说的故事。”谈到教过的孩子,班主任董绍群深有感触,“他们有的被父母虐待抛弃,甚至有些孩子亲眼目睹父母相残的悲剧。家庭情况很复杂,在管理中就要相当细心,以免触动他们的伤口,给学生的身心造成不必要的伤害”。董绍群被班上的学生亲切地称作“董爸爸”,有什么事都愿意跟他倾诉。“真心投入进去,真心关爱学生,学生们能够感受得到。”董老师说,“既不能伤害学生的心灵还要了解他们的真实状况,这也要求老师们静下心来与学生以心换心的交流,只有取得学生的信任,学生才能把他的真实情况倾诉给你,甚至得像一个心理咨询师一样,能够春风化雨般化解孩子们内心的问题。”

 学生黄劲刚出生不久就被烧伤,面部烧伤面积超过80%,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几个月大就被抛弃,后来被黄冈市福利院收养。虽然做过三次植皮手术,但他的面部依然受损严重,头发也长不出来。刚刚来到孤儿中心的时候,黄劲内心非常自卑,几乎不跟同龄人讲话,不管天气多热都戴着一顶帽子。对于他的情况,老师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生活中给予关心,同时鼓励他多跟同学们交流,创造机会让孩子们大胆表现自己。渐渐地,在晚自习的读书交流会上,黄劲开始举手发言了,运动会上,他报名参加3000米长跑,曾经那顶标志性的帽子也不见了。

    教材中有一篇课文是《我的母亲》,这堂看似普通的课在班主任潘曼青看来却很不轻松。“这里的孩子们跟一般家庭不一样,有的从来没有见过母亲,有的虽然有母亲,但母亲很早就离家出走,从来没体会过母亲的温暖。母亲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意味很复杂。”潘老师在讲这门课的时候,从来不会用一种统一的模式去要求孩子们,而是允许孩子们对母亲有着不同的情感表达。“爱也好,恨也好,其实都是情感的两面。”

    一个孤儿的寻亲之旅

 几个月前,一部讲述走失的小男孩寻找亲人的印度电影《雄狮》在中国上映,影片获得了6项奥斯卡提名,也让许多观众泪洒影院,其实类似《雄狮》剧情的寻亲故事去年就在孤儿中心上演。

 学生莫本昆是2013年荆州救助站送来的流浪儿童,因为他智力上有一点缺陷,之前的很多经历都记忆模糊,说不清楚,老师们一直以为他是孤儿。一天晚自习学的是电脑操作,莫本昆突然跟班主任董邵群汇报说,自己在电脑上登录上了自己的qq,结果发现有个人加他,还说是他的表弟。董老师听了之后非常诧异,反复询问下,莫本昆只记得自己有父亲,但具体情况都说不清。董邵群让莫本昆跟对方取得了联系,并打通了对方的电话,经过一番辗转,终于确认信息无误。几天后,莫本昆的父亲从孝感某工地赶到了学校,分别多年的父子相见,顿时抱头痛哭。

 原来,莫本昆出生在恩施的大山沟里,很小的时候母亲去世,父亲常年出外打工,只能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13岁的时候,莫本昆说出去找爸爸,从此就跟电影《雄狮》里的小男孩一样,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莫本昆一直在外流浪乞讨,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直到有一天,长沙救助站收容了他,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家在哪里。没办法,长沙救助站根据口音,把他送到了荆州救助站,荆州救助站又把他送到了武汉民政职业学院孤儿职业技能教育中心。

    很难想像,13岁的走失儿童莫本昆是怎样漂泊到长沙,中间又有着多少心酸的历程,幸运的是,他在孤儿中心里得到了悉心教导,并在学校和老师的帮助下找到了父亲。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老师们的春风化雨,已结成秋实累累。在这里,孩子们逐步养成了较好的生活习惯和学习习惯,逐步学会了管理自己,懂得了感恩,身心都得到了健康的发展。

 据统计,武汉民政职业学院孤儿职业技能教育中心成立以来,成功举办了三期短期技能培训,培训学员百余人。这些学员已走上了工作岗位,做出了骄人的成绩;招收中专学历教育5届,13级(第一届)中专毕业生高考升学率为97.5%,其中3人达到本科录取分数线;14级中专毕业全部考上大学,其中2人达到本科录取分数线。

记者:施政